前线日记丨转头和身体轴线一起转,我们是方舱一群可爱的“大白”

2020-02-16 05:47:13来源:红星新闻编辑:刘波

时间:2月14日 作者:徐昆钦 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心脏危重症中心护师

↑徐昆钦和队友

我是徐昆钦,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心脏危重症中心一名普通的男护士,来武汉已经5天了,今天终于有时间可以坐下来,把这几天的所见、所闻、所感记录下来,也许,这将成为我这生最难忘的回忆。

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说我们是“英雄”、“勇士”、“最美的逆行者”,我只想说,作为一名普通的医务工作者,这就是我们的专业,我们的职责,面对看不见,摸不着的“新冠”敌人,把人民健康放在首位,是我们每个白衣战士的职责所在,也是我们这群人一生的信仰!

昨天2月13日,早上6点起床,平生第一次穿上纸尿裤,怀着激动又紧张心情,于8点钟,正式进入了武汉汉阳方舱医院,该方舱医院由武汉国际博览中心改建,最大规模可容纳6000名轻症患者,由72名四川国家紧急救援队队员和303名四川省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负责B1区的患者救治工作,B1区共49个单元,共960张床位,当地政府也安排得很细致,每张床都配备了热水袋、电热毯、防寒服、纸巾等生活用品,还有阅读区、活动区等满足轻症患者的生活和精神需求。

进入方舱后,我们医院7人被分配在37-49单元,13个单元,一共管理了250个确诊轻症患者,截至14点下班前,一共转出2人,未接收新病人,刚进入方舱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但队员们都很给力,与上一班战友交接完病情后,都很快的适应了环境,团队中的男护士陈浩,主动承担了离护士站最远的48-49单元,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穿上全副武装的防护用品后,为了减少暴露的风险,走路、操作都要小心翼翼,连转头都要和身体轴线一起转,感觉就像穿的宇航服一样,也有的队友笑着说,我们是一群可爱的“大白”。

↑有队友称这是一群可爱的“大白”

我们护理人员的操作很多,要测体温,量血压,关注重点病人,收集记录病员们的需要,还要了解病员们的心理状态,因为这里很多患者对这个疾病的认识不是清楚,还有一些患者是家庭聚集后,被感染来这里的。对疾病的恐慌,对家人的担心,病员们会很焦虑,我们更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关怀和鼓励,耐心的倾听,细致的讲解,树立他们战胜疫情的信心。

上午10点,护理44-45单元的我院文艺才女龙胜男,在忙完自己的护理工作后,发挥自己的特长优势,把附近几个单元的阿姨们召集在一起,来了一曲“笑起来真好看”的手语舞,为大家舒缓紧张焦虑的情绪,拉近了我们和患者的距离,大家一起高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突然觉得,团结友爱的中国人民,定能战胜一切困难!

我作为我们护理小组的组长,铭记出征时,亲人、同事、领导们“一个不少的带回来”的嘱托,把做好自身防护,打赢疫战,团队零感染的要求牢记于心,在工作中,时刻观测和提醒我们自己防护措施是否到位,有无暴露,给他们多一层保护,让他们更有安全感。

中午1点多的时候,很多单元都在排队领饭,一个武汉当地的阿姨问我,“你们什么时候吃饭呀?”我说:“谢谢阿姨关心,我们现在不吃,下班才吃。”阿姨又问:“那你们什么时候下班呀?”我说:“中午两点下班,但是脱完防护服出舱可能都要下午四五点了吧,因为院感方面的要求,我们每次只能两到三人进去脱,一次可能要6-8分钟。”“那你们去喝点水吧,小伙子,这么久不吃不喝,怎么行呢?”我又回答到:“阿姨,水我们也不能喝,你看我们这身装备,不方便,也不想浪费它,并且喝了水,上厕所也不方便。”阿姨说:“这里不是有厕所吗?”我害羞的小声回答道:“我们都用了尿不湿!”突然,我发现阿姨在用袖口擦拭眼睛,原来阿姨哭了,看着我防护服上的“四川”两字说到:“谢谢您们,加油!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下午两点后,我们进行了交班,大家都很疲惫,毕竟在那样严密的防护下,每一次呼吸都很费力,护目镜上全是水蒸汽,肩部和脖子特别的酸痛。在等待1个小时后,终于轮到我消毒和脱防护服了,我是我们队最后一个出来的,本想狠狠的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但是又迅速戴上了口罩,坐上了在外等候多时的专用公交车,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酒店,开始我30多分钟的沐浴洗漱。晚上6点,终于吃了我来武汉这几天最香甜可口的盒饭!早早上床睡了。

来武汉的这些天里,感谢团队中的每一个成员,有日夜忙碌、协调各种事项的赵队长;有比我们先一批进舱,分享各种宝贵经验的陈善萍、樊晶、李勇、陈祥医生;有余丹,赵彭两位贴心的后勤人员,忙前忙后,把我们生活所急需的各种物资,高效的送达我们的门口,解决了很多的燃眉之急;有每天关心和问候我们的医院领导和同事们,让在这陌生城市里战斗的我们,从不孤单,满满的温暖和幸福。当然更有我们可爱的护理兄弟姐妹们,一起战斗,打赢疫战,一个也不少,平安回家!

红星新闻记者 王勤 王拓 整理报道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