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开辟副业有喜也有忧 有人为赚钱常常熬到凌晨两三点

2019-11-26 07:00:25来源:最新日本黄片免费看编辑:刘波

■天府早报记者 周琴

这年头,似乎人人都有副业,“副业刚需”成为了都市人的一种普通现象。“每天工作两小时,副业6小时,我是如何做到月入5万的?”“成功的人生,可以从做自己的副业开始”……诸如这样的标题,撩动了不少人的心。近日,天府早报记者采访到了三位拥有多重职业的“斜杠青年”,他们中,有事业单位员工、钢琴调音师、公司宣传。谈及选择开辟副业的原因,“赚钱”无疑是首要因素。其次,“扩充人脉”、“给自己选择一条退路”等原因,也让他们步履不停,辛勤工作。

○吴女士(主业:事业单位员工 副业:社交电商)

开始副业近四个月

副业月收入破万

90后的吴女士是成都某事业单位员工,工作时间规律,收入也不错。不过,主业太稳定所带来的一成不变和封闭感,让不想要闲着的她,决定做一点什么。今年7月中旬,她决定踏进社交电商的大门。

吴女士不是单打独斗,她是加入了一家澳洲品牌管理公司,成为其中的经销商。“我们主要就是把澳洲、新西兰本土的优质、小众中高端品牌对接中国市场”。她也有自己的团队小伙伴,“团队里有老师、医生、设计师,大部分都是高学历,我并不是说研究生学历就怎么样,只是想要告诉大家我们都是经过自己的分析、专业判断后,才决定来做这件事情。卖的是优质的产品,请不要把我们跟卖三无产品的微商混为一谈。”

既然是社交电商,朋友圈就是吴女士最首要的一个宣传场景。在她的朋友圈里,保持着至少隔两三天就有更新的频率,但每次更新的条数并不算多,内容也以健康美丽相关的产品干货分享为主。

不过,不管是分享的是否是干货,还是难免让人担心是否会引起朋友圈里的反感。吴女士告诉天府早报记者,“在开始做之前我在朋友圈写了一个‘官宣’,然后我做之前也跟很亲近的朋友讲了,他们都很支持我。我觉得坚持做这个东西,半个月一个月别人可能会看不见,但当我坚持上三四个月,相信他们就会认真去看。一旦感兴趣后就会发现,这些东西都是国际上的大牌。”

主业和副业如何去兼顾?在吴女士看来,工作时间肯定是会围这主业转,而下班后,就是她抓紧谈客户、吸收新的知识的时间。在她的朋友圈,记录着她的点滴,“我所收获的是一面墙,反射的是那些晚归的夜和早起的晨,它会记录努力过的点滴,构成我们不遗憾的青春岁月。”

如今开始副业近四个月,收入如何?吴女士透露,双11期间,活动力度很大,目前算下来每个月收入都已破万。“既赚了钱、累积了人脉,也分享了很好的产品,何乐而不为呢?”

○杨利元(主业:钢琴调音师 副业:家庭风险顾问)

从钢琴调音师到家庭风险顾问

只为“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今年春,印度电影《调音师》在中国热映,让“钢琴调音师”这个行业被更多的关注。电影后,从业十年的成都钢琴调音师杨利元,依然是背上他的工具包,穿梭在成都的众多小区中,为一台台钢琴带去新生。只是,比以前更忙了。

这样的忙,一方面是点名找他调音的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是,他想要在第一职业之外,开辟第二职业——做家庭风险顾问。杨利元告诉天府早报记者,“我自己的第一职业时间是比较自由的,相对而言,碎片时间比较多。一次遇到一位调律客户,就是做家庭风险顾问的。我自己本来就想买份保险,就去研究,了解后发现保险原来还有所谓的第三方平台,完全站在客户立场根据客户需求从众多保险公司中选取各自最为合适的保险产品,以达到对抗家庭风险的目的,就决定加入进来。”

谈及开拓新的事业的原因,他讲起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焦虑,“我刚毕业的时候,一个月1800元拿了两年,那时候没车没房没负担。现在生活慢慢好起来,我会发觉自己越来越焦虑。怕什么呢,无非是怕失去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同时,他也表示,开拓副业绝对不是自己主业进入瓶颈期,“到了我这个级别,已经不存在淡旺季。但我自己会控制一周最多接20个以内的调音客户,身体要紧。”

如今,他的家庭风险顾问工作已秘密进行一段时间。考虑外界对钢琴调音师的专业性要求和自己对保险行业的了解还有待更深入,他现在还未公开自己的第二职业,只将其告诉了两三位客户。“上周我有个调音客户发了个朋友圈,说感谢某某保险公司的某某推荐了好产品。我对比了产品后发现其实毫无性价比可言,就把客户约出来聊了一下午。但因为那时候很多东西没有说到位,最后客户没有选择我。我觉得是我没讲好,让朋友最终选择了一款不太好的产品。”这件事后,他报了一个保险方面的进阶班,填补自己的不足。他说,“其实我觉得副业是给自己留的一条退路。”

当被问及何时准备公开第二职业时,他坦言还没想好,但不会太久,“主业是经营了快10年的事业,客户都喜欢专一的人。但我保险的师傅告诉我,其实保险也是一种身份,是家庭服务的一种,无非是从琴到人。”对于自己副业的第一个签单,他很有信心,在今年年底就会出现。

○林女士(主业:公司宣传 副业:撰稿人)

为了更好的生活

熬到凌晨撰稿成家常便饭

林女士是一名公司宣传,她的每一周无外乎这样,“找选题、采访、写稿、联系媒体……”。忙起来的时候,有时候她会跟2-3个项目。不能准点吃饭,晚上九十点钟下班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而反映在月收入上,四五千元的工资让她难以给自己更好的生活。

一次,一位合作伙伴邀她为其写一篇活动通稿,写完后对方非常满意,并给她发了几百元的稿费,这由此打开了她副业的大门。林女士说,“跟主业比,这样的收入更具有吸引力。当时一下就觉得世界亮了。”此后,这位合作伙伴又给她介绍一些机会。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找过来,她的撰稿收费也越来越高。

那段时间,林女士白天忙完公司的工作,晚上便为副业收集资料采访并撰稿。“熬夜写到凌晨两三点很正常,有时候没有状态了,就睡两三个小时,早上五六点爬起来再写。”而为了让自己能不断地有持续输出文字的能力,她会在觉得思维枯竭的时候给自己充电,“看书、看杂志的选题和写作角度和手法、多注意跟不同行业的人去聊天和交流。”

当被问及收入时,林女士透露,副业收入并不太稳定。一方面要看外部邀约,一方面也要看自己的状态,“高峰时候一个月副业收入可以破万,但这都是以时间和身体为代价熬的。”林女士说,现在她并不准备放弃主业,一方面是因为主业是她接触新鲜血液的大门,另一方面大环境收紧,让她也感受到外部邀约不如以前那么积极。

谈及未来打算,她说,“明年想要多尝试一下主动出击,而不是被动的等待邀约。比如把自己的自媒体号建立起来,注意打造自己的品牌,朝一个KOL去努力。”

    编辑推荐
5 6 7